含羞草赞助麻豆国风

含羞草赞助麻豆国风

洛桑其实这些日子也没睡好,每天心事重重,这会儿年均霆回来了,只觉得心里头的重担终于放下来。

好不容易睡了一个舒服的觉,结果大清早的,一股力道猛地将她身上的被子掀开。

凉意袭来,洛桑看到了站在床边上怒气沉沉的年均霆。

他身上还穿着睡衣,一看就是刚从床上爬起来。

“我才回来第一晚你就跑到客房睡,什么意思,就因为我跟你亲热亲到一半睡着了吗,”年均霆毫不掩饰自己的懊恼。

洛桑一脸懵,她现在压根还没睡醒,都没反应过来。

“你以为我愿意吗,两天没睡觉,本来接个吻打算闭下眼睛的,谁知道一闭就没知觉了,”年均霆接着说,脸上写满了烦躁,“但是不管如何,你都不应该和我分房睡。”

“……”

洛桑揉了揉眼睛,终于明白过来,有点儿无语,“我没啊,因为你打鼾吵得我睡不着,所以我才下来睡。”

“真是够了,我怎么可能会打鼾。”

年均霆感觉自己被深深的侮辱了,“我的睡相一向是完美的,只要跟我睡过的女人都会想跟我再睡,打鼾这种粗鲁的字眼根本不可能发生在我身上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洛桑揉了揉耳朵,“谁跟你睡了还想再睡。”

美好夏天的彩虹

年均霆身体一僵,忙道:“我就是打个比方,除了你我没跟别的女人睡过。”

“那你还是处男咯,”洛桑眨眼,第一次像发现新大陆似得。

年均霆:“……”

现在的女人要不要这么敏锐,一个快三十岁的男人还是处男,怎么也不太光彩吧。

洛桑见他忽然不说话了,咂舌,“真没想到你还是处……。”

“我不是,”年均霆赶紧打断她,一脸倨傲,“怎么可能,像我这么受欢迎的男人,呵呵。”

“这么说你不是处男了,”洛桑漂亮的脸蛋一下子就变得皮笑肉不笑了,“你跟谁发生过,怪不得解衣服的技术那么灵活,原来是练过的,看不出来,年总真是情场高手。”

“……”

年均霆恨不得咬掉自己舌头,“我们不是在讨论你污蔑我打鼾的问题吗?”

“不了,我要跟你讨论你跟谁睡过的问题。”

还污蔑打鼾呢,好意思。

洛桑只觉得自己一点睡意也没有了,很不爽,“你都不是第一次了,凭什么总管着我不能跟别的男人接近,我至少第一次还在。”

“这不是不一样吗,我比你大一截,”年均霆抓头发。

承认自己是处男也尴尬,不承认她又吃醋。

“大一截不是借口,说吧,我们来讨论讨论,你是有过几个女人,”洛桑抱胸,仰起下巴,“一个,两个,三个……。”

“好了,别再说了,”年均霆听不下去了,声音也渐渐低弱,“其实我还是童子之身……。”

洛桑仰头看着面前这个挺拔的大男人,实在没忍住“噗”的笑出来。

还童子之身,处男就处男吗,一大清早的你是来搞笑吗。

现在又不是古代。

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!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