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映画不违法

1

“想要攻下要塞,就绝不能在白天开战!”

面对路德维希和一众征召军的军官,站在雷鸣堡沙盘前的安森用这句话作为自己的开场白。

虽然用准将本人的说法,这只是一次“非正式”的军事会议,目的也只是为了令军上下达成共识,还远不到下定作战计划的时候。

但在场的所有军官包括路德维希本人都很清楚,这就是开战前最后的总动员——补给线被截断的雷鸣堡征召军,已经没有更多的时间去做什么充足的准备了。

“根据我们现在已经掌握的情报,目前要塞内的守军包括三百名精锐的帝国骑兵,大约两到三个满编列兵团的步兵和炮兵,超过五十门轻重火炮,以及三十人以下的骑士军官团。”

一边说着,安森将腰间的刺刀连鞘拔出,指着沙盘上标识着雷鸣堡的模型:“因此在不考虑有援军的前提下,我们可以暂时假定敌人兵力应该在两千上下。”

双手撑在桌上的路德维希,一声不吭的盯着雷鸣堡的位置,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。

“与之相对的,我方在兵力上将近于雷鸣堡守军的三倍。”安森望着面前众人,右手的刺刀移动到围攻阵地的位置:

“我们有六个缺编的列兵团,一个满编掷弹兵团,轻重火炮十四门,以及一个满编的骑兵连,总兵力达到了将近六千人;但是……”

“首先是驻扎在橡木镇的列兵团,被踪迹不明的帝国骑兵歼;同时最有战斗力的掷弹兵团,也在罗曼中校的率领下前往橡木镇稳定秩序,恢复补给线;因此目前的实际兵力只有五千上下,勉强超过守军的一倍而已。”

“这样的实力对比如果是正面对抗,面对拥有炮火优势和城墙掩护的守军,我军在形式上将处于绝对下风;可以预见在开战前三十分钟,伤亡将达到四分乃至三分之一,士气更将会面崩溃。”

听到这里,不少军官的脸上已经露出了悲观的表情。

枫林里爱照相的清纯美女图片

“因此,既然在白天发动进攻几乎不可能攻下雷鸣堡,且必定会遭受巨大的伤亡。”深吸一口气,安森的脑海飞速运转:

“所以…我们为什么不将进攻的时间,放到晚上呢?”

军官们面面相觑。

“夜晚进攻…说的简单。”坐在沙盘侧的某个军官起身,对着安森冷哼声:

“眼下光是因为补给匮乏,军队的士气已经受到了很严重的打击,要是还让士兵们在午夜冒着寒风发动进攻……”

“正是因为士气已经低到不能再低了,所以才更应该将进攻时间从白天改到晚上。”安森毫不客气的打断道:

“不论雷鸣堡的午夜能冷到什么地步,也比在炮弹的炸点旁烤火强!”

“那么进攻方向呢?”被堵了一句的军官面色涨红,不依不饶道:“最近几天的天气都非常恶劣,到了晚上不仅仅是起风,连月亮都很少看到!你要让我们在漆黑一片的战场上,该如何判断进攻方向是……”

“炮声!”

再次抢断的安森,右手的刺刀砸在了沙盘上炮垒阵地的位置:“一旦开战,炮垒阵地将负责用火炮轰开雷鸣堡的城门;到时候只要诸位的耳朵还在,就不难弄清哪边是进攻方向——还有什么要问的吗?”

伴随着安森扫视的目光,营帐内一片沉默,只有被安森连续堵了两次嘴的军官面色发青,眼神中还有些不太服气的样子。

能坐在这里的人就没有傻子,所有人都明白虽然主持军事议会的是安森·巴赫,但他能站在这里就说明路德维希准将已经做出了决定,剩下的只是要看大家的态度,“顺便”达成共识而已。

安静的营帐内,甚至能听到外面寒风的呼啸。

“最后一个问题……”

面色铁青的军官,再次心有不甘的开口:“如果选择在午夜开战,你该如何保证敌人不会在我军发起进攻前,要塞内的帝国守军不会开炮?要知道这可是晚上,万一炮弹炸点正好是我们的主攻方向……”

“这一点不用讨论!”

这次抬手拦住他的,是始终保持沉默的路德维希:“我可以向诸位做出保证,在我军正式发动进攻前,要塞内的敌人绝不会有任何动作。”

话音落下,站在沙盘另一端的安森也微微颔首,表示赞同。

嗯?!

目光同时转向表情笃定的两人,在场的所有军官们都愣了。

要知道对征召军而言威胁最大的,就是雷鸣堡要塞不定时的炮击——很显然城内的帝国守军并不是傻子更不是瞎子,只要察觉到围攻阵地有任何动静,就会朝既定目标开炮。

这种有针对性的炮击最大的威胁不是杀伤,而是对士气打击,同时让围攻阵地不敢轻易集结军队;也正是因为这一点,才导致了围攻阵地的推进工作变得无比迟缓。

现在路德维希居然告诉他们,在征召军动手之前,帝国守军都会保持沉默……

不过既然这是路德维希做出的决断,那么其他人也没什么好说的——反正等到攻城战失败后,背黑锅的也绝对不是他们。

被一双双或是惊愕,或是不解的目光注视的路德维希,注意力始终都在安森的身上。

直至此刻,他才终于弄清了这家伙的部计划!

利用战壕推进阵地,是为了缩短进攻的距离,同时让城内的守军放松警惕;

交还俘虏,还故意说是三天时间,让对方误以为征召军是打算利用这三天加快推进工事,在第四天发动进攻。

但他真正的目的,仅仅是为了抢一个先手而已。

只要在总攻时要塞守军没有第一时间用火炮压制兵线,前锋就能迅速冲过最前沿的两百米,进入重型火炮的盲区,敌人最大的优势将不复存在!

在遭遇了骑兵突袭,阵地推进受挫,补给线断绝等种种意外之后,安森·巴赫…这家伙依然在让整场战斗,按照他预先设定的计划进行下去……

能赢,真的能赢!

拼命抑制内心激动的路德维希,看向安森的目光也变得愈发热切起来。

“安森·巴赫中校,继续说你的计划吧。”

“呃…好的。”愣了下安森目光闪烁,被路德维希盯得有些心里发毛。

我刚刚说什么了,让他这么兴奋?

“首先,是要将我军分成三个部分;四个列兵团在最前沿的两个炮兵阵地集结,其余的军队和骑兵负责防御炮垒阵地;”

“战斗应当在凌晨一点前后开始,阵地最前方的两个列兵团发起冲锋,随后由炮垒阵地持续轰击城门位置,协助另两处炮垒对正门方向实现火力压制,掩护……”

“轰————!”

就在安森话音未尽时,一声突兀的巨响,突然从营帐外传来。

营帐内的众人,表情纷纷一变。

气氛变得紧张了。

眉头一挑的安森随手将刺刀仍在了沙盘上,迈步走出营帐。

几乎就在他掀开门帘的同时,又是一声如雷贯耳的巨响。

“轰————!”

惨白色的光芒,在乌云密布的天际炸裂。

本能抬起头的安森望向天空,一滴不起眼的水珠砸在了他的面颊上;只是眨眼的功夫,小水珠开始变得淅淅沥沥,漫天飘洒。

下雨了。

Prev Nex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