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丽说蘑菇街app对比评测

1

听到这句话,许知沁眼泪夺眶而出,镜头给了她大特写。

苏贝也特别的高兴,在台下做了一个鼓舞她的手势。

只有贺绪言,他敛起了眼眸,没有正视高举奖杯的许知沁,他没有违背本心,写下了本就想写下的分数,所以许知沁最终还是拿到了冠军。

接下来,她就将跟潘宏森合作了。

他抱着双臂,神色冷淡,四周的喧嚣和热闹,都跟他无关。

此刻的电视观众,倒是对这个结果很信服。

唯二不服气的人,就是潘宏森和亚莉的粉丝。

他们的骂声,已经遍及整个网络的每个角落。

“许知沁真是贱,为了跟宏森合作,什么手段都用得出。”

“黑幕!黑幕!黑幕!这一切都是黑幕!”

“以后再也不会看这个台的任何节目!”

“叫什么《演员请上台》,以后干脆叫《婊\子请上台》好了!”

樱花下白衬衫女孩清新写真

“贱人就是贱人,口口声声该说跟潘宏森没有关系,不会去抢亚莉的人,谁知道呢,到最后还不是拿到了冠军?看见贱人的话,一个字都是不能信的。”

“节目组良心也是大大的坏,都说宁拆一座庙,不毁一桩婚,他们倒是好,公开和小三一起作孽!且看他们是怎么死的吧!”

两家的粉丝,公开开始抵制节目组和许知沁。

台上,主持人问道:“知沁,现在你得到了冠军,也得到了跟潘宏森一起合作的机会,有什么想对大家说的吗?”

许知沁望向台下,首先看到的是就是苏贝,她心怀感激,再看一眼贺绪言,他敛眸抱臂,神色冷峻,看也没有看她一眼,不过许知沁已经习惯了贺绪言的态度,不以为奇。

她郑重开口:“感谢的话,其实是最没有力度的,但是此刻,我依然要感谢这次帮助过我的人,因为除了感谢,我实在是没有任何东西,可以表达我对他们的感情。谢谢你们,没有放弃我,也给了我最大的动力,站在此处。另外,我还想宣布一件事情……”

亚莉紧紧攥紧拳头,生怕许知沁借这次机会,和潘宏森接触,旧情复燃。

电视机前的潘宏森,目光也是紧盯着她,生怕她有什么幺蛾子!

她微微抿唇,目光坚定:“我得到了冠军,也得到了大家的认可,但是这次,我不想要该属于冠军的东西,《亲爱的》这部偶像剧,我不参演!”

一番话,让现场的人和观看直播的人,大跌眼镜。

贺绪言猛然抬头,敛起的眼眸里,闪过一抹亮光,望向台上的那抹身影。

潘宏森和亚莉的粉丝,准备好的各种讨伐,一下子显得那么的可笑。

许知沁连潘宏森的名字都没有提,就拒绝了跟他的合作。

这一下,该轮到许知沁的粉丝出头了:“知沁,我们支持你的每个决定!你的演技这么好,不管参演什么,都有你自己的风格和归属!”

“外界的谣言真的该停停了,知沁曾经没有做过倒贴的事情,现在依然没有!反倒是有些人,为了虐粉固粉,一直利用知沁,你们的感情真的甜吗?”

“加油知沁,我们从不蹭人热度,也希望别人不要蹭我们的!”

“都是成年人了,希望有些人,学会自己走路,不要永远依附在别人的身上!”

潘宏森和亚莉也被路人群嘲,日久见人心,现在才看出,到底是谁在骚扰谁。

许知沁下台来的时候,脸上有汗水和隐隐的泪水。

她最先走到苏贝面前,说道:“苏总,我做到了。”

“你本来就能做到!”苏贝点头。

“那个,拒演偶像剧,没有跟你提前商量,对不起。”

苏贝笑了:“你以为光你想拒演啊?”

许知沁眼睛亮了,原来苏总,连这个都为她考虑好了,这倒真是不谋而合了。

门外围了很多记者,许知沁没有找到机会去跟贺绪言当面道声感谢,在苏贝和岳泽的陪伴下,一起走出去。

记者部都围拢上来:“许知沁,你拒演的事情,是真的吗?”

“是不是一种欲擒故纵的技巧?”

“这件事情,你们公司内部商量过吗?”

许知沁站定,用一种很轻松的语气说道:“公开拒演,你觉得我还有挽回的余地吗?我和我所在的公司,从来都是这样的态度,不会骚扰任何人,也不会去蹭他们的热度,更不想和任何人捆绑。有些话,也想送给他们,关注好你们自己,不要将目光,放在其他人身上。不是每个人,都对你们的感情,你们的男人,有兴趣!”

说完,她和苏贝岳泽一起上车。

许知沁这番态度,自然在网络上又引起了讨论。

她的粉丝真的太喜欢她这样的语气了,有演技,有容貌,有资源,她有这么多底气,何必去骚扰潘宏森?

各种各样的证据也出来了。

大家找遍网,除了之前许知沁还是潘宏森经纪人的时候,有跟他同框的画面外,其余时候,完没有!

也没有任何画面和文字资料显示过,许知沁去骚扰过潘宏森,插足过他们的感情。

反倒是潘宏森和亚莉,现在面临着的都是群嘲,被粉丝称为“被迫害妄想症c”。

……

当晚。

贺绪言在家,听到了敲门声,他唇角勾起一丝笑容,很快就敛起。

打开门,门口照例站着外卖小哥。

因为胳膊受伤,这段时间,决赛之前的一段时间,许知沁每天都有给他叫外卖,担心他本就受着伤,一看剧本就忙得忘记了时间,提醒他每餐准时吃饭。

没想到决赛后,她还能记着这件事情。

贺绪言伸手接过,那外卖小哥一点要离开的意思都没有,反而撑住了他要关上的门,闪身进来了。

贺绪言正皱眉要开口,许知沁摘下帽子,笑着说道:“是我啊!”

他微微诧异,神色已经变为温和:“怎么亲自来?”

“看看你的伤好了没。伤那么重,又不肯去医院,我一直挺担心的。”许知沁说道,“之前给你点的鱼汤和鸡汤,有没有认真喝?”

对不起(>人<;)昨晚熬夜写完就去睡了,忘记在凌晨发章节了,现在才发,我去面壁思过了。以后一定准时定点发!

Prev Next